50岁老将汉米尔顿 愿以“反面教员”身份言传身教

 综合体育

 2021-07-05 13:13:00

       

 230

  年届五旬的前德国大师赛冠军安东尼·汉米尔顿表示,在职业巡回赛中保持竞技水准需要在技术上孜孜以求不断创新。在饱受眼疾和腰背伤影响多年后,这位老将承认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进入终末期。

  汉米尔顿在2017年德国大师赛决赛中以9比6击败阿里·卡特,在转职业26年后终于等来属于自己的一冠。后来,汉米尔顿仅两次跻身排名赛半决赛,目前世界排名第54位。他正在为自己的第31个职业赛季做准备。

  汉米尔顿说:“我觉得很长的运动寿命是值得骄傲的,至少表明你能保持住。每天都要早起再出发去打拼,大家在真实生活中都是如此。31年如一日,很难让人时常找到新意,所以必须要寻求新的目标、新的风格,让一切保持新鲜感。斯诺克是不会变的,你能去改变一个人,但斯诺克和你16岁时相比并无二致。一旦开始打球,你就像回到中世纪与人打打杀杀。对我来说,竞赛就是其中最棒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去比赛、去为比赛做准备,这些事依然让我血脉喷张。我是个很挑剔的人,为一场比赛要做上两个小时很细致的准备,多年以来一直如此——我也喜欢这样做。它会吞噬你的灵魂,占据你全部的思想,你还是会在比赛中打的像个傻瓜,回来再为下一场比赛重新来过。希望能迎来属于自己那一天。幸运的是,我终于还是等到了属于自己发光发热的那一两天。真的很开心,但我甚至能在资格赛里努力击败年轻人的过程中找到乐趣。”

  “主要的是思想和心理方面的‘再创造’。一件事要是没用的话你当然不能重复疯狂傻干,假如你保持一种特定的节奏,或者过于保守,或者过于激进,还是要看怎样做最有效果。在斯诺克运动中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法,一切都有‘保质期’。大脑会发现你在忽悠它,随后就陷入倦怠。事实如此,你能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,但要永远谦逊,敬畏这项运动,你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  汉米尔顿为他的排名赛首冠苦等多年,他相信自己在年轻时期的心态更具可塑性。当他渐渐走进职业生涯的后期,他开始探寻做教练工作的可能性,并希望将自己正面与反面的经验传授下去,帮助职业新人取得突破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得到足够的重塑。”汉米尔顿说,“落入一个‘觉得自己做的事是对的’的套路,但这一切应该由结果决定。如果成绩斐然就继续坚持,当成绩不理想我就应该改换一下心态。年轻人很难保证心无旁骛,很难专心致志,而且年轻人总觉得自己不可战胜。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才发现应该多花些精力——这也是教练存在的意义,给出更多的建议。希望从事教练工作后我能将自己的建议和经验传授下去,缩短学习过程。有些事我用了30年才琢磨明白,我希望这个过程对别人来说可以缩短到三四个月。”

  “我对所有级别的教练工作都感兴趣,但尤其想要帮助年轻的职业球员站稳脚跟。对于他们来说,听一听过来人的建议很有帮助,尤其需要‘反面教员’言传身教,这种经验更能帮到人。‘我本应该做的事’比‘我做过的事’在我的经验中占更多,人在挣扎的时候比过得好的时候进步更快。希望我能传授一些这种知识。”

  汉米尔顿是一位备受尊重的职业老兵,他对于职业生涯取得的成就一直保持谦逊的态度,这也为他在同行和球迷中积攒了好口碑。汉米尔顿的最高世界排名曾经达到第10位,他相信自己本应该获得更多好成绩,但同时也觉得一生无悔,而在巡回赛中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日子则要尽力而为。

  “我的职业生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,只能说还行。二三十岁的时候我过得无拘无束,玩儿的很开心,后来夺得一个冠军算是锦上添花。参加艰苦的比赛、输掉艰苦的比赛、赢得艰苦的比赛……从事自己想要做的事业是一种福气。大多数的人从事的工作是自己不愿意做的,从这个方面来说我是非常幸运的。”

  “当我退役的时候,我会有点茫然,直到自己找到些其他事情来做。运动员都有些古怪,一切就绪才能过好一天或者打好一项比赛。我会怀念这一切,但我会用其他事情来充实自己,不管是做教练还是做解说。希望我能转变好自己的生活方式,过得轻松些,因为职业球员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身份,把它屏蔽掉彻底放松下来是件好事。”